softether  >  翻墙教程
加速神器

神“什么!”薛紫夜霍然站起,失惊。 神她拉过缰绳,交到霍展白手里:“去吧。” 器 他一眼看到了旁边的赤发大汉,认出是魔教五明子里的妙火,心下更是一个咯噔——一个瞳已然是难对付,何况还来了另一位! 神瞳握着沥血剑,感觉身上说不出的不舒服,好像有什么由内而外地让他的心躁动不安——怎么回事……怎么回事?难道方才那个女人说的话,影响到自己了? 器 然而,应该也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,那人勉强避开了那一击后就再也没有力气,重新重重地摔落在雪地里,再也不动。绿儿惊魂方定,退开了一步,拿剑指着对方的后心,发现他真的是不能动了。

加速她望着雪怀那一张定格在十二年前的脸,回忆起那血腥的一夜,锥心刺骨的痛让她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——只是为了一颗龙血珠,只是为了一颗龙血珠。 加速被控制、被奴役的象征。 加速她伸出手去探着他顶心的百汇穴,发现那里果然已经不再有金针:“太好了!” 器 薛紫夜被他刺中痛处,大怒,随手将手上的医书砸了过去,连忙又收手:“对……在这本《灵枢》上!我刚看到——” 器 “瞳!你没死?!”她惊骇地大叫出来,看着这个多日之前便已经被教王关入了雪狱的人——叛乱失败后,又中了七星海棠之毒,他怎么可能还这样平安无事地活着!而监禁这样顶级叛乱者的雪狱,为什么会是洞开的?

神“谷主已前往大光明宫。霜红。” 器 “说吧,你要什么?”她饶有兴趣地问,“快些解脱?还是保命?” 加速那个满身是血的人同样被金索系住了脖子,铁圈深深勒入颈中,无法抬起头。双手双脚都被沉重的镣铐锁在地上,被迫匍匐在冰冷的石地面上,身上到处都是酷刑的痕迹。戴着白玉的面具,仿佛死去一样一动也不动。 加速然而妙风沉默地低着头,也不躲,任凭金杖击落在背上,低哼了一声,却没有动一分。 器 无论如何,先要拿到龙血珠出去!霍展白还在这个谷里,随时随地都会有危险!

器 “想去看看他吗?那么,跟我来。”妙水笑着起身,抓起了桌上的沥血剑,“你看到他就会明白了。” 器 ——八骏全灭,这不啻是震动天下武林的消息! 神“薛谷主好好休息,明日一早,属下将前来接谷主前去密室为教王诊病。”他微微躬身。 加速这个单独的牢狱是由一只巨大的铁笼构成,位于雪狱最深处,光线黯淡。长长的金索垂落下来,钉住了被囚之人的四肢,令其无法动弹分毫。雪狱里不时传出受刑的惨叫,凄厉如鬼,令人毛骨悚然。然而囚笼中被困的人却动也不动。 加速这一次她愿意和他们结盟,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其实对于这个女人的态度,他和妙火一直心里没底。

神那一瞬间的刺痛是如此剧烈,远远超过了他所能承受。心中如沸,却无可倾吐。霍展白疯狂地出剑,将所遇到的一切劈碎。墨魂剑下碎玉如雪,散落一地。然而,十几招过,半空里再度劈落的剑却被一股和煦的力量挡住了。 器 “不用顾虑,”南宫老阁主还以为他有意推脱,板起了脸,“有我出面,谁还敢说闲话?” 器 年轻的教王立起手掌:“你,答应吗?” 加速车内有人失声痛哭,然而车外妙风却只是横笛而吹,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大喜或者大悲,平静如一泓春水。他缓缓策马归去,穿过了乌里雅苏台的万千垂柳,踏上克孜勒荒原。 器 剑插入冰层,瞳颤抖的手握着剑柄,忽然间无力地垂落。

神她没有忍心再说下去。 器 在这样生死一发的关键时刻,他却不自禁地走了神。 器 那一场厮杀,转眼便成了屠戮。 加速“都处理完了……”妙空望向了东南方,喃喃道,“他们怎么还不来呢?” 器 “啪!”他忽然坐起,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,定定看着她,眼里隐约涌动着杀气。这个时候忽然给他解血封?这个女人……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?

加速叮叮几声响,手足上的金索全数脱落。 神薛紫夜起来的时候,听到有侍女在外头欢喜地私语。她有些发怔,仿佛尚未睡醒,只是拥着狐裘在榻上坐着——该起身了。该起身了。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催促着,冷醒而严厉。 神“嗯?”妙水笑了,贴近铁笼,低声说,“怎么,你终于肯招出那颗龙血珠的下落了?” 加速忽然间,黑暗裂开了,光线将他的视野四分五裂,一切都变成了空白。 器 除了教王,从来没有人会在意他的生死。而西归路上,种种变乱接踵而至,身为保护人的自己,却反而被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一再相救。

器 他不知道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,只是默默在风雪里闭上了眼睛。 加速原来是这样……原来是这样!是真的。药师谷里小夜提及的那些往事,看到的那双清澈眼睛和冰下的死去少年,原来都是真的!她就是小夜……她没有骗他。 器 “为什么?”薛紫夜眼里燃起了火焰,低低发问,“为什么?” 神他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能清楚地听出她声音里包含的痛惜和怜悯,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心里的刺痛再也无法承受,几乎是发疯一样推开她,脱口而言:“不用你管!你给我——” 器 这、这是怎么回事!”他终于忍不住惊骇出声,跳了起来。